摘自:南方日报

放弃、坚守或转型,成为珠海本地13家融资担保公司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选择题。

2012年,广东民营融资担保公司龙头“华鼎”公司涉嫌骗取贷款的事件爆发,对整个行业的信誉造成了较大的影响。记者连日采访获悉,由于整体行业规模小,珠海融资担保行业仍属经营风险整体可控范围,但13家拥有经营许可证的公司也感叹“冬天还没有走”,这与“华鼎”事件不无关系。

对于融资担保这样一个靠“信用”吃饭、又是民营企业占主导的行业,在实体经济不断调整的周期内,究竟该怎样重塑整体信用、改变被银行“断粮”的局面,至今都是挑战。而对企业而言,究竟是坚守融资担保的主业,还是转型风险更小、收益更低的工程保函等非融资担保领域,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似乎两条道路都充满“荆棘”。

完善风险补偿机制

■建言培育龙头企业

完善风险补偿机制

业内谨慎风险可控但整体盈利水平偏低

基于“看好这个行业”的判断,杨群英告别16年的国有大行从业生涯,在2012年选择加盟快易好融资担保公司并成为负责人。不料当年广东规模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华鼎融资担保骗贷事发引整体行业剧烈震荡,银担合作收紧,再加上去年下半年开始“钱荒”来袭,实体宏观经济调整周期超出预期,本地中小微企业经营一定程度受到冲击,身处其中的珠海担保业步履踌躇,“这个行业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冬天。”杨群英说。

作为中小微企业的重要融资增信平台,担保业看似微小实则难以忽略。“它的作用就是扶持成长期的初创企业。假如担保企业都无法生存了,很多小微企业也难以活下去。”杨群英说。由于初创企业有较多“瑕疵”,很多无法面向银行直接贷款融资,融资担保公司的增信介入,接受专利、商标、物业经营权等相对宽泛的反担保条件,使得这部分受制于资金瓶颈的企业,获得生存喘息乃至成长为大树的机会。

无法克服“高风险低收益”的天生属性,珠海的融资担保业首选了“控制风险”的谨慎做法,结果便是“经营风险可控,但资本利润率低、整体盈利水平偏低”。据市金融工作局信息,截至2013年年末,全市13家融资性担保公司年末在保余额22.34亿元,比上年末减少0.21亿元,同比下降0.9%;13家公司全部净利润仅1670万元。

珠海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尹华彪总结,“业务放大倍数低于3倍、代偿率高于1.5%,担保公司不可能赚到钱。”而珠海融资性担保的放大倍数仅仅为1倍,对比全省平均水平接近3倍。

“这个行业做的是100-1=0的特殊减法。”杨群英说,一个担保公司作了100个融资担保业务,只要出了一件较大宗的代偿,就可能会让前面所有业务的收益划为零。对于去年担保公司的极度“谨慎”,有业内人士点破“有的公司所谓业务开展不起来,其实也在于把握不住风险,索性不做。”

两难抉择坚守主业还是转型非融资业务?

“华鼎”事件爆发后,尽管外地陆续传出融资担保公司退出消息,但珠海13家融资担保公司的数量始终稳定。市金融工作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尚未看到任何本地公司主动退出经营许可证的申请。但是在坚守的背后,业内企业对发展路径的抉择仍显艰难:究竟是坚守融资担保主业,还是转型发展工程保函、诉讼保函等风险更小的非融资业务?然而,两条路似乎都充满荆棘。

“退潮之后才能看清谁是裸泳者。”尹华彪分析,融资担保业从去年真正进入寒冬并持续至今,在于前几年形势大好,把行业内所有不良的操作行为全部掩盖。当去年实体经济出现显著调整时,小微企业资金链断裂,个别公司冒进做法的后果开始显现。“其实这段时间内真正规范做融资担保主业的,没谁倒掉。出问题的都是涉及‘资金非法拆借’的公司”。

但正是个别公司伤及整个行业信用的做法,导致民营身份居多的融资担保公司,在面对银、担合作谨慎、甚至部分银行采取大幅压降银担合作规模的简单应对做法时,严重缺乏话语权。省内部分银行机构受信贷政策收缩的影响,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逐步压缩合作规模,而2012年的“华鼎”事件风让全行业“雪上加霜”,珠海本地机构亦不例外。

以珠海成立最早的融资担保机构——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为例,坚持融资担保主业,去年融资担保额约为7.7亿元,几乎成为本地融资担保业的“寡头”,但同样需直面获得银行授信艰难的事实。“现在一般民营担保公司已很难从四大行和交行获得授信。”尹华彪直言。

据悉,有银行规定只与国资成分占30%以上的担保公司合作,直接将本地除铧创外的几乎所有担保公司拒之门外。而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公司因为具有本地多家国企联合持有的约13%股份,仍能获得地方股份制银行授信,但总额度仍较有限。

此外,本地30多家银行聚集珠海展开激烈竞争,无意中也成为融资担保公司的竞争者。“以前一些业务可以经过担保公司,现在银行有的自己就直接做了。”有业内人士表示。

转型障碍本地机构难以参与本地工程担保业务

在银担合作持续收紧状态下,从去年开始,杨群英带领快易好重点发展诉讼保函业务。相比融资担保所收通常3%的担保费,诉讼保函只有1%-2%的水平,但是“风险相对较低。”与诸多同行一样,她也看好向低风险工程保函的转型空间。市信用担保协会提供数据显示,仅2012年珠海业主支付、履约和工资支付三类工程保函金额超过33.75亿元,预计本地工程担保业务收入可达亿元以上。但另一方面,珠海的工程担保业务市场自2006年以来基本被深圳、广州周边城市担保机构垄断经营。

为解决本地担保业业务单一、利润面窄的问题,市信用担保协会早于两年前专门展开建设工程担保情况的调研。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珠海每年的工程担保业务量,相当于全市所有担保机构一年的业务总和,但本地机构除珠海铧创担保公司经市住建局认可唯一可在华发集团内部关联工程合同中直接开具保函外,其他基本很难参与其中。

他分析,主要原因在于2006年颁布并执行至今的珠海建设工程担保制度相关文件,明文规定担保机构不能直接开具工程保函,只有银行机构可以开具。同时周边地区银行机构对工程业务收取保证金只有5%甚至不收保证金,相对珠海银行机构条件门槛较低,因此工程业主和承建商都选择外地银行、担保机构合作。

为此,该协会近年不断呼吁,为珠海提供建设工程保函的担保机构,应是在本市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银行、融资性担保机构,实行担保机构备案准入制度,并成立工程担保专委会,加强工程担保信用体系建设。但呼吁至今未能推进实质工作。

据了解,目前本地只有横琴村镇银行等极少数银行开展较多工程保函业务。杨群英曾积极与本地银行接触,发现“很多都不感兴趣。”愿意与其合作保函业务的一家股份制银行,业务流程需要2-3个月,“基本上没客户愿等那么长时间。”外地担保机构在工程保函业务方面具有“收费低、速度快”的竞争优势,不可小觑。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政策性扶持是行业规范长久发展的一个重要支撑。美国等发达国家的融资性担保机构多数为政府背景,政府财政资金成为信用担保制度的重要支柱。

与周边城市相比,珠海采取政府、银行、担保机构和企业“四位一体”合作融资模式,并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有效缓解了本市部分中小微企业的资金压力,开辟了方便快捷的融资通道,同时为担保公司寻找了长久的“用武之道”。

但如何从制度安排上建立一整套完善的融资担保机构风险补偿机制,以宏观调控和监管手段促进大中型担保机构的发展,利用鼓励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契机,借助再担保机构的力量,形成体系化的担保模式,珠海仍有探索空间。

尹华彪认为,针对个体小微企业“撒胡椒面”式的扶持难以形成聚集效应,珠海应重点扶持1、2家担保企业,从而产生资本放大与乘数效应。同时,他建议,针对担保业代偿风险滞后的特殊性,在所得税收上给予一定“区别性待遇”,并加强对融资性担保机构利用自有资金开展投资业务的监管。

作者:www.cjtdb.net


相关标签:

相关产品


农民工工资支付保函
诉讼财产保全担保
诉前财产保全担保
商业保理